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ROOBO创造AI的生命力体验0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4-08 16:56:27

Robot(机器人)一词,近百年前由捷克剧作家Capek在《罗萨姆万能机器人公司(R.U.R)》剧本中首次提出,传递了人类对制造出能像人一样会思考、能劳动、代替自己工作的机器渴望。

今天,伴随人工智能技术(AI)的高速发展,作为一个“新物种”,机器人已走下科幻片屏幕,呈现出全面浸入人类生活的态势:从无灯工厂到酒店前台,从地面打扫到报告天气、开关空调、调亮照明,从陪护老人到教育婴童……我们正逐渐习惯与这类能帮你处理各种事务的某个“机器人”共处。与数百万年前至工业文明时代所有人造物的最大不同,是Robot被赋予了生命力——令其大大缩短了与人类情感交换的距离。

AI,是被各种实体外形包裹的“机器人”技术核心;强体验,则是当今所有触及AI产业相干产品设计的头等要素。

如果说,在传统消费品产业中还可看到工业设计、交互设计、UX设计、视觉设计、声音设计等专业边际的话,那末在消费级机器人设计中,则需要以“强体验”为核心的所有设计专业的无边界融会。设计驱动型品牌创造优异体验的价值放大效应,将尤为突出。

ROOBO,以不到4年的创新历程,已突进为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与消费级机器人的行业领军者。

不止于大奖

去年4月,2017德国红点设计奖公布了产品设计获奖作品,在102件“至尊大奖(bestofthebest)”中,一款名为BeanQ(布丁豆豆)的儿童教育机器人成为全球“消费机器人”品类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优良设计产品。它由来自中国北京的设计驱动型品牌ROOBO设计团队倾力打造。

在日益增多的中国好设计取得国际设计奖项背景下,BeanQ获此大奖犹具重要意义。由于它是从0到1的创新,预示着在AI技术快速普及的时代,中国品牌已在用设计思维整合前沿科技、创造具有卓着用户体验的机器人方面,站到了引领消费的世界先导位置。

而且,BeanQ所获设计奖项远不止这一个红点,ROOBO旗下,也远不止BeanQ一款产品获奖。实际上,在2016、2017两年中,ROOBO在设计、AI技术两大领域里揽获的诸多奖项与产业界评价,已令其创新实力耀眼呈现:

设计奖

BeanQ(布丁豆豆儿童智能机器人):2017德国红点至尊大奖;2017美国IDEA奖;2017日本G-Mark产品设计、视觉设计、UI设计3项大奖;2016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

Jelly(商用机器人):2017德国IF设计大奖产品设计、交互设计、包装设计3项设计大奖;2017美国IDEA奖;2017德国红点产品设计大奖;2017日本G-Mark包装设计奖。

Bubble():2017日本G-Mark产品设计大奖。

AI技术奖

2016,ROOBO在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荣登全球人工智能TOP25,在“2016首届世界人工智能大会(AIWorld2016)获中国人工智能TOP10,在“2016智能硬件风云榜”,达萌机器人(DOMGY)获“机器人品类冠军”大奖,ROOBO获“最受投资机构关注奖”。

2017,ROOBO全线产品参展CES,布丁豆豆获“全球儿童智能机器人金奖”;2017首届世界物联网大会百强榜公布,ROOBO位列“机器人”品类全球第七名。

作为一家2014年11月才问世的AI与机器人创业公司,ROOBO也在拓展公众与市场对机器人的认知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布丁机器人是行业第一款上京东、淘宝电商平台的机器人产品,2015年7月,首款“布丁S家庭迷你机器人”开启京东众筹,最终以163%的成绩超额完成目标,取得用户好评。在此之前,电商渠道都没有“智能机器人”的分类(唯一玩具/3C数码),是布丁机器人的上线销售,令这两大线上平台调剂了品牌分类。

敏锐的资本,也极为看好ROOBO的未来成长力。2016年9月,ROOBO取得A轮1亿美金融资,2017年6月,获得B轮3.5亿人民币融资,现正在做C轮的准备。融到的资金被用于滚动的产品研发、延揽一流设计与AI技术研发人材的团队建设,和备货、物料等生产环节的投入。

获奖的背后,是扎实的产品立意与价值,这考验了近300人的ROOBO团队在过硬的产品设计过程中能否基于“同理心”取得无限接近用户需求的创新突破口,更要求在内容和服务层面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生命力”赋能

AI与机器人,是一个非常新、但高速发展的产业。就“行业圈子”内来看,绝大多数人都将其视为“技术驱动”的产业。即使需要工业设计,也停留在将其视为纯粹“外观设计”的工作。“设计有甚么呀,不就是找个设计师帮我做吗?”持有这类认知的机器人创业者不在少数。

而且,由于“Robot”被译为“机器人”,更对众多开发者与设计师形成一种潜意识误导:外观一定要像人,否则就不是机器人。这也就是为何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众多机器人产品,会有身体、四肢,头部必须五官俱齐。

这种业态现状,恰恰成为ROOBO设计团队深度追索机器人的本质、由用户体验层面展开突破式创新,创造新奇有趣的智能机器人和其他硬件产品的重要机遇。

BeanQ

ROOBO的布丁豆豆机器人设计团队负责人叶菲梓回顾了这款产品的设计思考进程:一切源于对“生命力”概念的设计探索和想象。

布丁豆豆机器人设计团队

我们先从关键词认知着手,把“机器人”这个词进行了拆解:

“机器”是功能层面的诉求,“人”则是对生命的感知与传达,并不是外观视觉的载体。设计目标,是用设计思维将二者的界限消弭,为产品取得易发觉、强感知的“生命力”赋能。

为此,设计起始并未直接进入实体产品的创意,而是借鉴了动画设计方式,将创新视角聚焦于产品角色的性格、体态、习惯,和全部使用场景和价值观的创建和优化上。后来的成功更验证了这种研发切入角度的正确性:正是这类独特的设计理念及产品观的创建,才能让用户和首次见到布丁豆豆的普通人,都能经过形态、色彩、动作来理解和体会它的喜怒哀乐。

布丁豆豆是一款定位于陪伴儿童成长的教育机器人。儿童处于全部生命历程的萌芽阶段,源自对“生命力”的思考,很自然让设计师联想到最简洁的生命形式——植物种子,而非人形的儿童。BeanQ的外形以“蚕豆”为原型,传递了所期望的成长、活力、希望等含义,用美好的寓意强化产品的受众属性,增加产品的认同感。它激发孩子们更多的想象,陪伴他们更积极地探索身旁事物,更方便地获取知识,更自然地培养语言习惯和思惟方式。

挖掘产品更深层的含义,不是为了不同而不同,而是想通过我们的理解,还原出儿童机器人应有的面貌。儿童的世界应是彩色斑斓的!黑、白、灰的“机器人”设计套路会让本应充满乐趣的产品变得枯燥无味。因此,布丁豆豆采取了绿色外壳,加上极具亲和力的圆润呆萌外形设计语言,就像一颗亟待萌发的豆子,蕴藏着蓬勃的好奇心和无穷的潜力。

为了强化布丁豆豆的“可爱度”,在设计腰部旋转轴时,特别采用了5°的倾斜转轴,让其在静态时有了前倾的动势,视觉上拉近了与小朋友的亲密程度。而当它旋转时,动态更加灵活丰富,活脱脱一个萌态可掬的小胖子。

安全,是儿童产品设计中尤为重要的问题。通过大量的视察及家长反馈,智能产品经常使用的USB接口充电方式是一个潜伏的安全隐患。据此,我们为布丁豆豆设计了一款无线充电板,而且不把其当做功能配件,而是延续“生命力”的设计理念赋予它拟人化的感受,将其定义为布丁豆豆的“影子”。而且,在充电板与主机接触的部分采取了工程设计上俗称为“防呆”的强引导设计,让儿童无需特别注意、也不需要任何经验与专业知识便可准直接无误地完成充电操作。

另外,我们在布丁豆豆的头部和身体两侧还设置了多个交互触摸区。小朋友可以通过抚摸、拍击、抱持等动作和机器人进行交互,而豆豆也会做出相应的拟人化动态及表情反馈,强化了其交换能力,具有更加真实的“生命力”的交互体验。

布丁豆豆机器人的内容设计也下足了工夫。我们组织了庞大的AI团队和教育专家团队,专业打造了具有教研级别的情形式英语教学课程。其中多位资深儿童教育专家,秉持蒙特梭利教育理念,精心挑选适合不同年龄段儿童的资源内容,用更准确的语音互动、更丰富的触摸交互和更可爱的情绪系统,让小朋友感受到“零距离”的自然与流畅、灵动和温暖,全面陪伴孩子成长。。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布丁豆豆完整的系统设计,除上述实体产品与内容外,全新的BeanQ产品线VI视觉设计、UI交互设计均与硬件产品构成高度统一的设计语言调性,反应出ROOBO围绕核心设计理念构建多设计专业团队协同创新的设计管理水平。而且,这类设计驱动的运营推动,也在诸如Jelly等其他产品线系统研发中得以复制与推广。

Jelly

是一台具有良好的开放性和定制性的人性化机器人。它围绕“去玩具化”和“去工具化”的准则进行设计,强调专业化与亲和感融会的设计理念,采用中性的设计语言,以呈现极简、干净、优雅的设计形态和产品细节,更广泛地去适应家庭或办公等不同的使用环境,扩大适用范围。

Jelly搭载了完全的ROOBOOS智能机器人系统,可通过语音交互等方式帮助用户完成同声传译、打车、订票、邮件处理、日程管理等助手类的服务,同时也具备拍照、资源点播、天气查询和购物等生活类的服务,可广泛应用于银行、医院、餐厅、商场等场所或机构。

Jelly的包装盒也是一项创意非凡的设计佳作。它的灵感来源于蚕茧,直接采取EPP材料设计出360度全包裹机器人方式的黑灰色包装物,手感极为轻盈,有很强的抗震、抗压能力,受力均匀,防止机器人因运输、跌落、撞击等造成结构损伤。而且,EPP一体成型工艺在生产端、回收端均为100%的材料利用,完善解决了传统包装的材料浪费和回收问题。

Bubble

是一款以软性硅胶为主体材料的便携智能音箱,既柔软又坚实耐用,并具有高强度防水功能,用户可抛、砸、浸泡,以任意方式、在任何环境下纵情释放自我,享受音乐所带来的乐趣。

“Bubble”的含义为“泡泡”,源于产品“方圆结合”的设计语言,简洁直观的操作按键,奇妙隐藏了产品的厚重感,并有一根漂亮、新颖的绳子可把音箱悬挂或放置在任何位置,而且具有许多不同的pattern和色彩搭配,产生很强的时尚感,令这款便携音箱成年轻消费群体的随身“饰品”。

价值观相同的团队

ROOBO是北京智能管家科技有限公司自主品牌。“智能管家”4字,已可充分表达这个品牌的发展定位:

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以科技创造更智能与美好的生活。让机器人等人工智能产品不再只是科技领域的专属产品,而是针对每个用户的需求和向往进行不懈地优化与提升,终将打造科技、互联网与生活融为一体的产品闭环。

经过近4年的高速成长,ROOBO在当今中国的AI与机器人产业中已构成标新立异的品牌亮点与2C、2B的双轮商业模式及三个主要业务方向:机器人(智能机器人及音箱方案)、智慧家电、智慧汽车。在更易被消费者感知的2C端,已面世的智能硬件产品有布丁S(PUDDINGS)、布丁豆豆(PUDDINGBEANQ)、JELLY、DOMGY、FARNESE等机器人,其中已成行业内高价值明星产品的布丁豆豆系列至2017年底已销售近20万台;在面向大客户的2B端,具有核心技术的智能语音神经网络处理芯片CI1006与人工智能方案平台ROS.AI,应用于服务机器人、智能音箱、智能车载终端、智能应用、及中控、儿童故事机,现方案使用用户已超过400万。

ROOBO的业务架构,决定了这家公司必须走一条科技、设计与商业高度融合的发展道路,而创业团队价值观的相同,是至为重要的核心。

ROOBO创始人团队,由左至右:尹方鸣、雷宇、刘颖博、夏崇彦、陈忆

ROOBO5位创始人的不同专业背景与丰富的职场经历,塑造了品牌的价值观与文化基因:

刘颖博:CEO、创始人;2002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士。食神摇摇联合创始人及产品总监,连续创业者。此前曾担负58同城在线收入部总监,在HP、Amdocs等工作。

尹方鸣:总裁、创始人;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硕士。曾任奇虎360手机助手总经理,主导了360手机助手、360随身WIFI、360手游联运等上亿级别用户产品;也曾任搜狗手机输入法产品负责人,负责MTK的安卓ROM产品开发工作。

雷宇:CTO、联合创始人;2004年毕业于电子科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硕士。曾任360技术总监,负责360手机卫士通讯录研发,360手机助手创始人技术总监,360安全卫士360紧缩等产品技术总监。

陈忆:联合创始人、副总裁;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曾任职LG中国研发中心工业设计师,参与多款创新手机产品设计;曾任“美丽说”产品总监,随后在互联网及智能硬件领域尝试创业,在产品定位、功能实现、外观设计、工艺及量产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夏崇彦: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兼任深圳分公司总经理);2009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信号与信息系统硕士。创立ROOBO前就职于爱立信,负责爱立信最新技术在中国的落地推行。

在创建ROOBO之前,刘颖博即在2011年与陈忆合作创业,做移动互联网上的明星产品;尹方鸣与雷宇也是在360多年合作的火伴。大家早已由各自的职场经历中,构成了对设计在产品生命周期各环节中的重要性高度认同。

因此,创立伊始,大家已确认把设计驱动作为创新的基因,用设计思惟解决研发问题,做AI领域的系统创新和一体化服务(硬件、软件、内容…),理解用户行动和心智,使用恰当的技术,以用户场景设计的方式“诱导”出好的用户体验,创造能在行业内与消费者两方面都得到广泛认可的好产品。

ROOBO所主张的设计创新,并不是是指某个专业设计领域的创新(如外观),而是整个系统从设计、技术、内容、供应链到市场销售……系统化解决问题的设计创新!要把旗下的各款产品做成最易使用、最有颜值、最有价值的产品,成为行业的标杆(ICON),让用户切身体验到甚么才是“好产品”!

在组织架构上,ROOBO目前虽无“首席设计官(CDO)”设置,但有两位设计出身的高管参与主要决策:陈忆副总裁,主要负责目前布丁智能机器人产品设计、研发、市场及销售;叶菲梓高级设计总监,负责新产品规划和设计趋势的导入,令设计创新不管是在前瞻战略规划还是在成熟产品的迭代扩大与市场推广中都能顺畅地推动与落地。

设计师执掌营销

与诸多在成熟产业领域里突起的BDD品牌不同,ROOBO突进的是一个新物种市场,从研发到生产供应链、渠道销售均无任何成熟经验与资源可以利用。因此,在趟了巨多坑以后,ROOBO逐渐建立起自主研发、自建供应链与全渠道销售的产业链架构:拥有核心技术研发能力的产品设计、软件研发、市场营销集中在北京总部,深圳分公司承担硬件研发及供应链等职责,包括母婴、KA连锁、通讯/电脑、礼品/玩具、电商等各类渠道都在销售ROOBO的产品。

今年以来,ROOBO做了具有深远意义的组织框架调剂:一是将市场营销交由副总裁陈忆负责,统领公司所有产品的销售与市场拓展;二是把原隶属于C平台(消费品)下的“工业设计中心”升级为公司一级部门,更名为“创新设计中心(IDC)”由叶菲梓负责,赋予IDC更大的主动性,横向打穿ROOBO的所有业务,但不受现有产品、市场的束缚,向趋势性的新领域探索,展开包括场景性的、用户行动的前瞻性研究。

这一组织架构的调整对今后ROOBO发展将具有非凡的影响:

由设计师的高管负责销售与市场,将会令设计思惟深度渗透至品牌市场行动的方方面面,不但会为商业模式创新赋能,也会从用户体验而不仅是销售数据上获得更全面的产品与市场反馈,令后续的产品研发更加精准。

属于一级部门的IDC虽然还要做原有的设计业务,但维度与视野大不一样,要求设计师的角色必须产生变化,全盘考虑新产品拓展的方向、市场空间有多大?需要甚么技术来支持?产品要做重还是做轻?

陈忆深切感悟到:

很多设计师常常被表面东西所迷惑,不懂技术、不懂市场、看不懂数据,理解不了用户。严格来说只能算“设计从业者”不能称为“师”。先不说商业模式设计,当企业要求你往上走,比如担负CDO,你要懂太多东西了,需要不断思考、搜集、裁剪、分析各种知识、信息与方案,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画地为牢。

设计是1门生意,设计师应当去管市场。但过去设计界对此认知与理解太浅了。长此以往,设计师也把自己当做画图的,封闭在产业链的研发环节,不了解自己的设计进入市场会产生什么。

很多初创企业在进入市场前,都会在自己的产业领域里找“竞品”——作为一个学习榜样与打击的“靶子”。但在AI与机器人这类新物种产业内,没有人能够给你举靶子引领前行,却令优秀设计师的创新能力、把控方向的能力凸显出来。因此,在“新物种”产业领域,设计驱动型品牌具有更大的成功机会。

五大要诀治疗男性不育
霉菌性外阴炎治疗的分析
威海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相关推荐